上市两年半就私有化,新氧打得什么算盘?

中新经纬11月27日电 (王玉玲 林琬斯 闫淑鑫)今年上半年,A股医美概念股在资本的助推下走向火热,但美股上市的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却传出消息,或将走向私有化之路。近日,新氧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金星于2021年11月22日发出的初步的、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要约。

新氧接下来有哪些计划?是否计划回A或者在港股市场上市?对此,新氧回应中新经纬,对传闻不予置评,一切以公告为准。

寻求私有化

北京时间11月22日晚间,新氧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金星于2021年11月22日发出的初步的、不具约束力的建议书,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ADS)5.30美元,即每股A类普通股6.89美元(每13股ADS相当于10股A类普通股)的现金,收购金星及其联属公司(买方集团)尚未拥有的新氧科技全部已发行A类普通股。

据公告,金星持有新氧16.4%的已发行股份,投票权约为84.3%,他将利用贷款和股权融资来为收购提供资金,股权融资主要用于转续股权和个人现金。同时,金星表示不会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出售给任何第三方。

公开资料显示,新氧主要提供在线预订服务、资讯和媒介服务,主营收入来自信息服务和预订服务。2019年5月2日,新氧赴美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互联网医美服务平台第一股,发行价为13.8美元/股,一度上涨至22.80美元/股,随后便持续低迷。

公告披露当日,新氧股价最高涨幅超过13.6%,收盘价为4.82美元/股,上涨11.57%。随后三个交易日股价连续回调,截至美东时间26日收盘,股价报3.99美元/股。

为何在美股刚上市两年半就要私有化?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对中新经纬分析道,一方面,新氧股价从发行当日收报18.21美元跌至2021年11月26日的3.99美元,市值缩水,从私有化成本的角度来看目前最划算;另一方面,国家监管趋严,新氧的核心业务或将受到一定影响。

6月,国家卫健委等部门印发《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将在2021年6月-12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11月2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提示市场监管部门依法整治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着力解决危害性大、群众反映集中的问题,对制造“容貌焦虑”等9种情形予以重点打击。

龚涛指出,新氧在美股已经丧失了人气与机构投资者的信心,交投不活跃会导致被动退市,不如主动私有化。

业绩大起大落

11月19日,新氧发布2021年三季度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公司总营收为4.3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0.0%;净利润为676.80万元,同比增长649.50%。

对于新氧第三季度业绩表现,中信建投证券海外研究首席分析师孙晓磊在研报中表示,主要是三季度付费医疗服务提供者数量的增加以及2021年7月23日收购武汉奇致激光系统公司的综合收入增加所致。2020年下半年疫情缓解至今,医美消费需求已经实现明显提升,医美行业增速逐渐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然而,业绩并未为股价带来提振,这或许与此前新氧的2020年出现的营收拐点有关,在热门中概股普涨的2020年,新氧营收增速明显下滑,实现营业收入12.95亿元,同比增长12.45%,但扣非归母净利润仅580万元,骤降96.71%。

截至美东时间11月26日,新氧市值仅剩4.18亿美元,距发行市值13.83亿美元已缩水约9.65亿美元(以11月2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6.3936元计算,约合61.70亿元人民币)。

除了过去三年营收与净利润增速波动剧烈外,新氧曾被指财务造假、夸大业绩。

5月6日,做空机构BlueOrcaCapital发布做空互联网医美平台新氧的报告。报告指出,新氧存在财务数据造假、虚构广告营收、联合机构刷单等行为,严重夸大了其业绩,不值得投资者投资。

次日晚间,新氧针对做空机构BlueOrcaCapital的报告予以回应,称这份报告存在多处错误、不实陈述及误导性结论和阐释,并宣布将对称职的第三方咨询机构开放现金核查和尽职调查。做空报告发布后,5月6日,新氧股价短暂下滑后反弹,收涨7.25%,但在随后两日内跌近15%。

私有化存失败风险

去年,包括聚美优品、58同城、易车在内的多家在美中概股完成私有化退市,其中不少公司曾被投资者质疑“割韭菜”。

比如因私有化而饱受争议的聚美优品,其上市发行价为22美元,2016年聚美优品股价跌至约6美元,董事长、CEO陈欧提出以每股7美元的价格进行私有化,还不到发行价的三分之一,这一价格引发中小投资者不满。2017年11月,聚美优品宣布撤回私有化方案。

2020年,陈欧再次提出私有化方案,这次的私有化并未遇到太大阻力。2020年4月15日,聚美优品宣布成为买方团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正式从纽约所退市。

据《经济日报》报道,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岳屾山曾分析称,“溢价成本是中概股私有化要面临的主要问题。如果私有化报价过低,没有达到投资者的预期,没有为大多数股东争取到最大利益,便很容易招致中小股东的非议乃至遭受集体诉讼。”

中新经纬注意到,金星提出的私有化要约价格为每股美国存托股(ADS)5.30美元,即每股A类普通股6.89美元(每13股ADS相当于10股A类普通股),较新氧美国存托凭证在过去30个交易日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溢价约21.8%,较新氧美国存托凭证收盘价(11月19日)溢价约22.7%。

新氧目前的股价较发行价跌幅超70%,中小投资者是否会接受也是未知数。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向中新经纬分析道,上市公司能否成功私有化取决于多种因素:“私有化的背景很重要,是不是要回归A股,私有化的资金来源,如果是借贷的私有化资金,可能还牵涉私有化以后对出借方的利益考虑,这些都可能影响到私有化能否成功。”

龚涛表示,新氧CEO金星发出的无约束性私有化收购申请其实就是在试探市场投资者的底线,从成交看市场有一定反应,但不是很明显,所以该私有化方案只有实质性动作才能赢得投资者的认同。

对于新氧私有化之后的打算?新氧回应中新经纬,对传闻不予置评,一切以公告为准。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雳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指出,私有化之后可以选取新的融资上市交易平台,或者从大股东角度考虑,能够完全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做出更好的掌控。

完成私有化后,有部分公司选择回A或回港股市场上市,有的则不再上市。新氧会选择哪种尚未可知。

龚涛提醒,中概股回归是一个看起来美好,但现实操作难度大的事情。“一般意义来讲赴美或其他国家上市的中国企业大部分有不能在A股上市的硬伤,比如有的因股权设置为合伙企业所以不能上A股,这些硬伤会让中概股回归之路异常坎坷。”龚涛说道。

另外,龚涛指出,从私有化到A股或港股上市有时间差,融资也有成本和风险,在回归过程中任何重大因素出现问题,整个计划都会泡汤。他进一步表示,国内外会计准则不同,两者很容易出现偏差,有瑕疵的材料在递交后来回反馈的时间,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几年后公司也不一定能保证业绩如初。(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