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宏观:新能源产业链拓展“新基建”内涵及边界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广发宏观郭磊,作者:王丹

报告摘要

第一,新基建是什么时候提出的?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标志着“新基建”概念在官方文件中正式出现。在政策把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当作既定目标,以及政策需要稳定宏观杠杆率的背景下,“新基建”的提出具备一定必然性。

第二,直到2020年4月份,国家发改委首次给出关于新基建的官方定义,即“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同时发改委给出了新基建三方面主要内容,即“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

第三,但在新基建发展的初步阶段,5G基站、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典型的新基建投资规模尚小;对投资有显性带动的主要是轨交、智慧城市、智慧停车场等信息产业与传统基建结合的融合基础设施。以2020年地方政府发行的“新基建专项债”来看,城际轨交占比近4成、产业园区类占比5成左右、其他投向占比不到1成。

第四,2021年,碳达峰、碳中和作为未来经济政策的重要结构性线索浮出水面。随着“30、60”目标的正式提出,“1+N”顶层设计文件和2030碳达峰行动方案2021年11月份先后公布。值得注意的是,碳中和同样涉及基础设施问题,能源体系和交通运输体系的投资本来就是传统基础设施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低碳化、清洁化、智能化将具备广泛空间,新能源相关的基建将扮演者重要角色,这将带来“新基建”内涵和外延的拓展。

第五,按照我们理解,双碳将在三个方面对“新基建”外延存在拓展:能源新基建,包括新能源发电、新型储能和抽水蓄能、特高压和智能电网;清洁低碳交通工具配套基础设施,典型如充电桩、加注站、加氢站等;双碳相关创新基础设施建设,如低碳零碳负碳和储能新材料、新技术、新装备等相关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技术创新中心、重大科技创新平台等。

第六,目前双碳相关的基础设施投资已经有一定基础,保守估算2020年“双碳”相关新基建投资完成超过5000亿元,其中光伏太阳能625亿元、风电2653亿元、抽水蓄能超过97.5亿元、国网特高压建设项目投资1811亿元、充电桩相关基础设施完成投资160亿元。与此前主要新基建城市轨交的6296亿元和5G投资3730.7亿元相比,大致在类似量级。

第七,在顶层设计文件和《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的政策目标下,未来双碳相关新基建在“十四五”和“十五五”期间大概率保持不同程度的高速增长,从“行动方案”的政策目标倒推,新能源发电光伏和风电在2021-2030间年复合增速8.4%;新型储能装机容量在“十四五”期间年复合增速51%;抽水蓄能在2021-2030间年复合增速14.3%;按照2025年新能源汽车渗透率20%的目标,充电基础设施“十四五”期间年复合增速67%。目前渗透率上升速度快于规划预期。

第八,从2021年前10个月的数据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双碳”相关投资对整体投资增速的支撑:电热行业投资增速连续两年高于整体基建投资增速,这种情形在有数据以来,仅只在2004年和2005年出现过。太阳能发电电源投资同比28.7%,远超过发电电源整体投资4.5%的增速;充电基础设施增量为57.2万台,其中公共和私人同比分别增长69.8%和147%。

第九,从传统路径来看,财政资金和地方政府投资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带动意义较大,它和制造业投资之间会存在“引领-派生”关系的,所以固定资产投资不太可能完全脱离基建领域。基建若适度超前,会对于经济有引领作用。但“基建”在结构上又不可能只包含传统基建,代表未来方向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内涵的逐步拓展、扩大,是我们观测经济结构变化的重要线索。


正文